Archipell

写写和维明有关的一些记忆

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突然很想维明,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当室友了,就觉得得赶紧写点儿什么东西固定一下我的记忆以防丢失。

维明是我的同学兼前室友,一米八的个子一百一十多斤,每次来我家的时候在我这六七平方米的小房间腿就伸展不开。很羡慕她长得高就不怕被欺负了,维明很有自知之明地说,我虽然高但是瓤啊。

维明是有点“老派”的那种人,偶尔会流露出一种老大爷的气质,可能主要是因为保温杯和枸杞,夏天也穿长裤,和中老年男性常备款洗得有点旧旧破破的白T。对维明的第一印象就是养生。朋友们来家里玩的时候我一般提供桶装矿泉水,因为我自己不喝热水所以那时候厨房里连烧水壶都没有,维明来了,就用微波炉给她热一杯水。秋冬狂风大作,在路上维明也完全不会说话,因为觉得张嘴了就会吸入寒气就会生病。夏天我们买了白朗姆酒准备自己做mojito,维明说,冰块只要一块就好,够了够了!

2020年初,两个室友匆匆回国,留我一个人无比焦虑地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。我本来就胆小,是会被邮递员扔进来信的声音吓到不敢出厕所门的那种,维明说,这事包在我身上,马上帮我找好了和她的宿舍在同一栋楼的另一个房间。我收拾好必要的行李打车过去的当晚,新闻就说第二天要封城。过了不久那个房间的主人要退宿了,维明又想办法找了她同个flat里的房间。于是整个夏天都和维明老师住在一个flat里。

没有空调的夏天的消夏方式就是晚上关了灯坐在她房间的地上听歌。每次回看这个视频都还是能直接感觉到夏天的气味和温度。

THIS IS A TEST